Akashi Seijyuurou

【雷安/补档】他的名字叫安迷修

意将万里倾衡霍:

他的名字叫安迷修


想了想还是把预警打上吧。


涉及犯罪描写,血腥描写,反人道,三观不正




3.2W,有R




事后想想,还是把tag给删了吧,毕竟是已经发过一次的文了,再加上反而显得蹭热度。






希望喜欢这篇文的朋友能再一次怀着初心来去阅读它,感激不尽。

摘纪录: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感谢推荐

墨蛇君: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雷安/R18】CIRCUMFLUENCE

可燃易爆:

周作业:吃醋+在阳台上做




星际背景ABO,皇骑,年下师生


礼节性囚禁中



《The Last Knight in Chessboard》的番外,正文→点我


基本是长得像小甜饼的黄色废料,当成单篇PWP看也没问题(?)
含有一句话的百合拉娘冷CP(凯莉X星际财团会长)


特别感谢我的妹今天也在陪我撸猫 玩安哥哥(并丰富新玩法(x




请确认您已年满十八周岁


点我上车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完)

红烧兔、:

·为什么一个这么简单的故事被我掰扯了十五章


·前文→(前十章)(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写手×小偷PA的余本通贩→淘宝预售地址本宣


 


 


 


“那是,这家伙可难追了,费了我好大劲呢。”


安迷修远远地站在一边,面色铁青地看着正笑得一脸得意的雷狮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前面跟人打电话,桌上还放着一袋甜品。


雷狮正大言不惭地跟他那群“同伴”宣扬他为了追到那个桀骜不驯的omega费了多大精力,而那个“桀骜不驯的omega”在一旁听得恨不得一口血糊在他脸上。


追?还费了好大劲?他至今为止有做过什么称得上是在追他的举动吗!


字面意义上的“追”倒是很贴切。


雷狮又和手机对面的人扯了两句,然后在安迷修的瞪视下优哉游哉地挂了电话。


然后他无视了安迷修的表情,皱了皱眉,道:“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你以为是我想站这么远的吗!”


安迷修想也不想地冲他吼了回去,见雷狮挑了挑眉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有哪里不对,立马又接道:“你的信息素味道太重了,我不想离你太近。”


雷狮听罢,眉毛挑得更高了。


他突然想到了安迷修身上的那个alpha信息素的味道。


安迷修说自己的绑定对象是那个金毛的小子,但是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确确实实属于格瑞,这又是怎么回事。


冷静下来后想到了这一点的雷狮神情又有了些变化,原本上挑的嘴角慢慢地滑落下来。他目光幽幽地看着在几米开外抱臂而立的安迷修,不动声色地问道:“说起来……你之前的信息素是从哪儿来的?”


“网上买的。”安迷修伸手捋了捋自己那不怎么顺服的头发,对坦白这一点倒没什么所谓,“现在只要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


“说的跟你很有钱似的。”


雷狮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网上啊……


雷狮瞥了眼自己的终端,想到之前也有过个omega在网上购买过他的信息素。


也就是说安迷修并不知道自己买来的信息素属于格瑞。


也对,他是为了隐瞒身份才会买alpha信息素,自然不可能故意向校友买。


雷狮想通了这一点,并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安迷修,只道:“以后不许再用那种东西了。”


不管那个信息素是谁的,他都不可能心胸宽广地任由自己的omega成天散发着别的alpha的味道。


更别提这个人还没给他留什么好印象。


这样的反应倒是在安迷修的预料之中——经过这几天的折磨,他对雷狮到底还是有了十分深刻的了解——虽然他对这个提议其实并不怎么赞同,但是不能使用信息素和不能让雷狮消停下来显然是两个层次的灾难。


“……但我在毕业前都只打算以alpha的身份生活。”实际上毕业后也是。“如果你在毕业前都不会来给我捣乱,那我不用也可以。”


想到之前雷狮那一看见他就恨不得立马把他给标记了的样子,安迷修揉了揉额头,斟酌着语气把话说了出来。


雷狮的信息素就没有收敛过,第一校区基本上没人认不出来。要是哪一天从安迷修的身上传来了雷狮的信息素的气味,即使他的omega身份没有暴露,那画面也是美得让人不敢想象。


安迷修打了个寒颤。


雷狮只注意到了“毕业前”三个字,眼神闪了闪。


——也就是说毕业后是可以的。


他这么认定后,轻飘飘地打量了一番安迷修,还算爽快地答应了。


 


 


“——这就要看你会不会恢复成omega了。”


 


“……我、我还不知道诶。”


金没听懂格瑞的言外之意,有些讪讪地说道。


他还真没决定好以后要以alpha的身份生活还是omega的身份生活。


毕竟他从被姐姐嘱咐过后就一直在努力地隐藏着自己的性别(其实也没多努力),也没考虑过有没有必要一直隐瞒、要隐瞒到什么时候、以后打算怎么样。


在此之前他是打算一直以alpha的身份生活下去的,不过此时被格瑞这么一问,他倒是有点不确定了。


尤其是在知道格瑞是个alpha以后。


仔细想想,好像恢复成omega也没什么,顶多就是要被挪到第四校区去,不能再和紫堂一间寝室了有点遗憾而已。同时购买alpha信息素和抑制剂的费用也挺高的,金身为一个没有固定收入的苦逼穷学生,要隐瞒身份不可谓不艰辛。


金想了想,犹豫道:“可能……会恢复吧?话说我要是恢复了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比如学校那边……”


“不会,顶多帮你换间宿舍。”格瑞答,“不过你和安迷修——”


“那个没关系的,我、我可以解决。”金立马接道。


是说本来让安迷修发情的信息素也不是他的,上交他自己的信息素反而不会有问题。


……倒不如说他现在想交别的信息素也没有办法了,因为那个为他提供信息素的alpha卖家已经跑路断货很久了!


考虑到安迷修是个隐瞒了性别的omega,金贴心地决定为他保守住这个秘密,没有把他的性别告诉格瑞。


他自己的秘密倒是不介意让格瑞知道,但这毕竟是别人的隐私,金还是觉得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想通这一点后,金顿时觉得已经没什么烦恼会困扰到他了。


他心情大好地冲格瑞笑了笑,语气都上扬了不少:“诶嘿,等性别登记成omega之后学校里的抑制剂都能免费拿了诶,这么想想好像也不错呢!”


“不要用抑制剂。”格瑞看了他一眼,缓缓道,“那个东西用多了对身体不好。”


他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啊?”金一愣,笑容还停留在脸上,“不用抑制剂怎么过发情期?”


“omega要度过发情期又不是只能靠抑制剂。”格瑞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你不觉得我比抑制剂更有用吗?”


金:“啊……”


“你好像马上就要成年了吧?”格瑞没等他回答,抬头看了眼天色,又道,“我记得你是在考核完之后就成年了……你的考核复习得怎么样了?”


金:“……啊。”


 


 


接下来几天金和安迷修都没能再见上一面。


一方面是因为尽管金弱到没能给雷狮留下任何深刻印象,但雷狮依旧不怎么乐意让安迷修与(目前依旧是)他的绑定对象见面;另一方面是金正处在考前疯狂磨枪的阶段,整天泡在(第二校区的)图书馆里努力学习,试图在最后这几天里再挽救一下事态。


而当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就是身为即将绑定的小情侣在婚前“第二次”上交自己的信息素做检验的时候了。


两人在门口碰见后,相视一笑,算是打招呼,然后一起进入了房间。


——当他们再次出来后就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


 


 


“哼。”


在安迷修带着偷偷备好的信息素准备和自己即将交上去的信息素掉包时,雷狮正在屋里老不乐意地上着网。


卡米尔在一边吃着他买回来的蛋糕,见雷狮一副十分不高兴的样子,开导道:“您不是已经同意了他用那个信息素登记了吗。”


“那是另一码事。”


同意安迷修用格瑞的信息素登记——尽管安迷修并不知道——是一码事,但真要他看着安迷修和别的alpha扯上关系又是另一码事了。


虽然雷狮不是什么特别小心眼的人,不过他在和安迷修有关的事情上好像总是表现得比较斤斤计较。


“啧。”雷狮想到这一点又觉得不爽了,“我记得我和他的信息素契合度明明也挺高的,不是说什么会互相吸引吗,怎么好像只有我比较在意他呢。”


……


那毕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用这种方式追人哪怕安迷修真的有点心思怕也是要撑着一身意气躲得远远的了。


卡米尔默默地将蛋糕咽进了肚子里。


 


 


安迷修将他买来的alpha信息素和刚才被医生抽取的那份迅速地掉了个包,旁边坐着的alpha分明看见了,不过他并没有出声。


安迷修朝他感激地笑了笑。


金这边倒是很坦然,大大方方地任由医生取走了他的信息素,见旁边的omega朝他无声地笑了笑后也下意识地回了个笑容。


总之现在两人的心情都很轻松。


 


等医生告诉他们可以离开之后,两人都松了口气,一前一后地出了房间。


“再见啦。”


安迷修朝这个见面不到五次的前男友挥了挥手。


“啊,再见!”


金也用力地挥了挥手,目送安迷修带着些急切地走远了。


“完事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金扭过头,看着靠着墙等待他的格瑞,高兴地朝他跑了过去:“完啦!”


金在考核的最后一个项目结束后就立马奔来了这里,态度不可谓不急切。


没想到另一方也跟他一样急切。


“那走吧。”


格瑞将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金立马上道地拉住了他的手腕,和他一起朝楼梯间走去。


金:“唉……生日就在考核完的后面一天,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格瑞:“总比在出成绩那天过生日要好。”


金:“呜哇……这倒也是……我得赶紧趁成绩出来前好好享受一下才行!”


格瑞:“你明天生日,那就是说你今晚十二点就成年了?”


金:“……”


格瑞:“嗯?”


金:“啊……”


 


 


安迷修回去后被耍脾气的雷狮趁机怎么折腾了一番暂且不提,负责信息素收集的医务人员在分析了两份信息素的契合度后,老老实实将结果上报上去了。


“真好啊,等那个小一点的成年了系统就可以帮他们自动进行终身绑定了。”


他们感慨。


“天生一对呢。”


 


 


此时离金成年还有两个小时。


 


——END——


 


 


 


不久后或将出现第一对出轨的终身绑定对象。



【信白】我是一块坚强的肉

想吃锅包肉🍺:

太痛苦了,发个文太痛苦了,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就制裁我。超委屈.jpg


特别鸣谢葵葵的友情支援,是的这篇文的外链都不是我自己做的......


——————


*文题无关


*年下&父子paro


*商界精英白X养子信


*极不考据,bug超多,很多内容都是xjbc


*三俗狗血豪门虐恋(?)


*不甜,很浑


*篇幅较长(全文2w+),一次性阅读建议留出至少15min


*不是R,只是有很多敏感词


*00是最初摸的鱼本鱼,全文都是为了补全这一节(。






微博外链点我




或者看图




00-03


04-05(1)


05(2)


06-09


10-12


13-15


16


17-19




*如果看完了的话求个评论好嘛(星星眼.jpg)!头一次写这么正经的东西,不过自己的腿肉真的很难啃,我看了太多遍已经看不出滋味了,所以想听下repo...给老爷们鞠躬!







又双叒叕:

实在没有图可以更新了,拿微博涂鸦除草(十图居然放不下了,震惊

前4张白起,中间4张许墨,最后两张李泽言

期末了,我凉凉

虽然说过这个po只放全职,但是特殊时期就。。。大家就当无事发生吧

月底见了(溜了溜了.jpg

一见钟情

寥白马:

李白是浊世家公子,翩翩少年郎。


是长安的一抹剑光,给这沉厚的深潭带来一缕霞光。


他本是这长安城里的过客,细挑的眉渐渐弯起,是亦抿唇亦笑的神色,脊梁挺得笔直不容弯折半分,一袭白衣总在偌大繁华的长安城里穿梭。


他一直秉持自己的根不属于长安,只是长安的一个与寻常人无二的过客,是人世间的一淬烟火,不同的是有许些才华和抱负。


直到他遇见那人。


在那暗色的苍穹下,他回眸挑笑,甚至连眼角都含着笑意,或多或少有些轻蔑的神色,正想见识下长安大名鼎鼎的治安官,却径直于朦光下撞进一片月色琉璃中去。


只一袭青衫便将他的心头肉给拨动起来,将他的笑意不动声色的容纳入眼底。眉眼间带着温谦的神色,却又从眼底迸发出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清贵高华。胧月清风,映衬着他更为儒雅,抹去了眼角的锐意,徒余点点星湛,那瞳孔在月色的笼罩下犹如醇厚琥珀,只需一瞬便蔓出芳华。


他李青莲自此被这恍如画中仙的人夺取了心神,日后的所见所景,全都是那人的一颦一笑了。




再说狄怀英吧,那日初遇便见那抹卓绝清高的身姿于朱雀门前刻印下懵懂锐利的话语时,便误了终身。那人的剑法于风花雪月间迸出,有行云流水般肆意妄为,恍若有寒光折射,梅香淡逸,袭鼻而来。只需一剑,此人便将天地间所有风情尽数揽毕,剑一出一收,又履上了山河日月。身姿傲然,白裳间若隐若现的雾气弥散,便将他衬着如遗仙,遗世而孤傲,孑然一身羽化登仙。他看着正痴了,入魂了,却恍然醒悟欲要呵叱那谪仙的罪行,抬眸与之对视期间,对上盈盈笑意,也皆将春风收进眼底。






这便是最好的一见钟情罢了。

[读书笔记/书评]何为战为何战

方塘:

——读《九州缥缈录》


文/方塘






“时白发尽生,轻狂依旧。”


在书中那些纷乱驳杂的恩怨情仇被剥除之后,剩下的就是一段又一段的【历史】和战争。帝王们踏着战士的尸骨和妇孺的血泪纵横捭阖,一刻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刀。


最后不过是百姓兴亡皆苦的结局。


从古至今的历史典籍,在我看来都分外残忍,书中寥寥几笔带过战争杀伐,留下一串数字后了无生息,着笔叙述的始终是帝王将相的霸业功绩,油墨掩盖的,永远是不停歇的、血腥的风。


但是《缥缈录》不同,它给我带来的最深刻的感触,就是对战争的悲悯。


这悲悯不仅得见于年幼的吕归尘予吕嵩的那句“他们连肉粥都吃不饱,这样也会是叛贼吗”,更来源于殇阳关勤王之战的数十年后,姬昌夜那句“英雄长战,庶民漓血…我心不忍”,更见诸于整个故事的线索:天驱和辰月的战争。


辰月的教义是战争和杀戮,天驱的信仰是安定与和平。辰月说神创造这世界是为了战场,而天驱却拼尽全力,以杀止杀,给他们的父母兄弟以太平。


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热血故事,最终为了和平与安定而战的人也会让这个世界变成战场。即使日后以天驱军团的名义席卷九州的燮羽烈王姬野,也逃不过屠城掠地,藏弓烹狗这一赢家准则。


到最后教义和信仰都无用了,战士们手中刀不知挥向何处,鲜血浸染得早已分不清甲胄的颜色。


所以我思考,战为何而战。


江南说九州是一场背叛,这背叛中得见他少年杀人放火的心和青年纵横捭阖的梦。可我想这背叛如果是一生求索却落得两手空空,“拔剑四顾心茫然”,又有何物可叛?


既然如此,还不如说战争就是我的一个朋友说的那样,只不过是“一群人打架,打来打去不知道为什么而打”。


因为不知为何而战,所以悲悯战争,悲悯世人。可世人却总要到了迟暮之年,才能领悟到世间所有苦苦索求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虚妄。


最好不过“水畔听钟七十年,便了却此生”。但雄心太多,野心太盛,孤独太过,不出世的英雄们总是奋不顾身地拔刀呼喊,拼尽全力攥紧手中的武器,似乎就能够攥紧曾经安宁的美好时光。


到了最后,这些带给庶民之家痛苦的英雄们,也和那些战争中死去的百姓一样,永远被埋葬在深黑的泥土中,过去的奋武和雄心,只剩下流云般的魂魄在岁月的罅隙中疾行,高唱着过去的战歌。


岁月啊,满纸红白。


天下偌大,四处皆为骸骨;
人若转蓬,何处可得始终。
早有老者叹匆忙,七十听钟,世事皆茫。
总有少年觅封侯,半生蹉跎,不解悲愁。
百姓兴亡苦,莫问干戈为何故,
万古英雄曾无路,问得弦尽莫从头。




“仿佛又回初见时,却抚了斑驳甲胄。”




-end-

杀破狼句子整理

花城环游世界:

  
  
  
  *不定期更新,谢谢大家补充。
  *最近更新至10月31日。
  
  
  
  “恨我的人多了。 ”
  ——第2章 义父
  
  
  安定侯十五领兵,一战成名,十七挂帅,奉命西征,途径西凉城外,见古人遗迹,有感于前朝风物依旧、而江山已百年,提笔手书《长亭赋》。
  ——第3章 名将
  
  
  秀娘木然地对镜而坐,脸色越来越白,良久,她忽然叹道:“孩子,我对不起你。”
  ——第6章 诅咒
  
  
  “你一生到头,心里都只有憎恶、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他们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
  ——第6章 诅咒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第10章 顾昀
  
  
  顾昀才睁开眼,沉默地看着长庚。
  他忽然开口道:“就算到了京城,也有义父护着你,不用害怕。”
  长恨狠狠地一震,在灯光晦暗处几乎是打了个哆嗦。
  顾昀冲他伸出一只手:“义父错了,好不好?”
  ——第15章 夜谈
  
  
  很多东西都会变的,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有的时候不要想太多。
  ——第15章 夜谈
  
  
  顾昀大笑道:“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
  ——第23章 猛虎
  
  
  他们以父子相称,可原来缘分就像一寸长的破灯捻,才点火就烧到了头,只有他还沉浸在地久天长的梦里。
  ——第25章 将离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第25章 将离
  
  
  长庚有气无力地想:“我恨死顾昀了。”
  ——第26章 求佛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第26章 求佛
  
  
  要不然你自己站起来,要不然你找根房梁吊死,顾家宁可绝后,也不留废物。
  ——第31章 蒿里
  
  
  顾昀漠然抽剑,长刃如雪,对长庚道:“记着,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第40章 打猴
  
  
  顾昀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抓着兵权不放逞什么威风。
  他毕生所求,不过家国安定而已。
  若可战,便披甲上马,若需守,他也愿意做一个丝路上清贫的商道守卫。
  ——第42章 始乱
  
  
  顾昀低低地笑起来,颠三倒四地哼唧道:“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第46章 酒醉
  
  
  长庚彬彬有礼地回道:“我和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此身生于世间,虽然天生资质有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和自己…”
  …还有你顾昀。
  ——第48章 惊觉
  
  
  长庚那目光专注极了,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
  ——第48章 惊觉
  
  
  世上大概是没有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
  ——第48章 惊觉
  
  
  在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犹在千山万水之外。
  ——第51章 风月
  
  
  经年痴心妄想,一朝走火入魔。
  ——第51章 风月
  
  
  “殿下,你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日后或能贵不可言,他人皆待你如珠似玉,臣也希望殿下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珍重自己,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自轻自贱。”
  “嗯,侯爷放心。”
  ——第51章 风月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第53章 缓和
  
  
  那么多日日夜夜过去了,那么多只有反复念着顾昀的名字才能挨过的噩梦与泥沼,他一直饮鸩止渴——
  早就晚了。
  ——第54章 惊变
  
  
  将军有心,可惜是铁铸的。
  ——第55章 大火
  
  
  “若我早生十年,天下绝不会是这个天下。”长庚忽然道。
  顾昀他也绝不会放手。
  ——第57章 国难
  
  
  “大帅,”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恍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第59章 迎战
  
  
  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若死,我便给你陪葬。
  ——第59章 迎战
  
  
  顾昀打了个寒战,冷汗直流:“我说大夫,你老人家怎么还晕血?”
  长庚整个人绷得像根铁棒:“我晕你的血!”
  ——第63章 城破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此道名为“临渊”。
  ——第64章 绝处
  
  
  “长庚,殿下,我派一队亲兵护送你离开,路上千万保重…”
  顾昀总是显得有几分不正经的神色收敛了下来。
  “别再回来了。”
  ——第64章 绝处
  
  
  抛却千重枷锁与人伦,绝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
  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能让他在黄泉路前感到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
  ——第64章 绝处
  
  
  若你今日有任何闪失,我绝不独活。
  ——第64章 绝处
  
  
  顾昀一生到此,当才知道所谓山盟海誓竟是沉重地难以出口,话到嘴边,也只剩一句:“我让你多保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必那么殚精竭虑,有我呢。”
  ——第72章 幽梦
  
  
  顾昀写道:“关口有几株杏树,为战火牵累,树干已然焦灰大半,虫蚁不生。一日巡营归来,竟见枯木逢春,槁灰中又生花苞,一夜绽开,可怜可爱。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不如先下手为强,先下一枝与你玩去…”
  ——第75章 情书
  
  
  长庚赖在顾昀身上,贴着他的耳根道:“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第80章 隐忧
  
  
  若暴雨如注,大河涨水,走蛟可会长角?
  ——第95章 惊变
  
  
  “我从京城赶来的路上…”
  “路上怎么样?”
  “心急如焚。”
  ——第98章 翻天
  
  
  长庚,我真的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第98章 翻天
  
  
  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或身老刃断,而江山不改,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拉白虹,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
  十年过去,还有下一个十年,百年过去,还有下一个百年。
  ——第111章 千古
  
  
  长庚摇摇欲坠地搂住顾昀的腰,喃喃地在他耳边道:“我再也不想让你去打仗了…”
  ——第111章 千古
  
  
  顾昀在这张纸上画了一只手,只写了一行字:“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第115章 翻盘
  
  
  “在半路等候已久,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顾昀伸手撑在长庚身体两侧,懒洋洋地说道,“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长庚喉咙微微动了一下,想到他不远千里寄来的手掌:“劫财还是劫色?财有一座王府一座别院,有专门卖稀奇物件的铺子,有……”
  顾昀故作惊诧道:“这么有钱?头一次拦路打劫就碰到这种肥羊,那我要……劫色!”
  ——第116章 狂奔
  
  
  顾昀寄来的与其说是私信,不如说是一张纸条,上面没头没尾地写道:“久违不见,甚是思念。”
  ——第119章 相思
  
  
  一个人舍生忘死,在其生前身后徒劳所得的,又能有什么呢?
  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
  ——第125章 终局
  
  
  长庚对帐外的北大营统领吩咐道:“取虎符,告知蛟、甲、鹰、骑各方将士,说朕在此处,与诸位袍泽共进退,诸位必定战无不胜。”
  ——第127章 新帝
  
  
  “我恨死你了,”长庚道,“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这句话从顾昀第一次将他丢在侯府,一个人偷偷跑去西北的时候,就一直压在他的心里。
  ——第127章 新帝
  
  
  “长庚来,我给你擦擦眼泪。”
  “你的花言巧语呢?”
  “心肝过来,我给你把眼泪舔干净。”
  ——第128章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第128章
  
  
  长庚忽然俯下身,问道:“你说有一个私愿,上一封信写不下了,下次再告诉我,是什么?”
  顾昀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给你…一生到老。”
  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这可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顾昀接道:“战无不胜。”
  ——第128章
  
  
  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生前身后再无遗憾,不必留什么血脉。
  ——番外六 盛世安康